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市場動態
關於關說
| 2013.10.01 (月刊)

九月政爭還不知何時、如何落幕,因為各種有形、無形的傷害都還在演化中,所以也無法預知最後結果會如何,而引發這個國家級風險的源頭,就是領導人對特定人士「關說」的定義、態度,以及在特定時點的處理方法。

就像送禮與賄賂常常是一線之隔,有時很難界定一樣,關說與關心的分界,的確可能因人、因事、因時而難以斷然釐清,尤其「關係」在台灣是這麼多樣又如此受重視,「找×××看能不能幫忙」是很多人遇事的第一個念頭。但是在那當下,卻極少人認為自己是在透過有關係的人去「關說」他有關係的人。然而弔詭的是大多數人都認同「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的說法,尤其當自己真的找不到與某件事、某個人有關係的人時,感觸更深。

當保險公司透過立委去跟官員「喬」事情的時候,到底是施壓、關說、關心還是溝通?這個問題恐怕沒有一個完全正確的答案,當立委為民眾喬事情的時候,到底是主持正義、選民服務還是公然關說?答案應該也是因人因事而異。有位立委說民意代表的工作本來就是在喬事情,這句話令人莞爾,不過也的確說得中肯。

很多業務員為了讓保戶的體檢或核保過關,會請託主管幫忙;為了爭取理賠,有些保戶也會拜託有力人士關心;依客戶對業績的貢獻度與開發潛力送禮,更是業務員必要的「禮數」,這是賄賂、感謝、投資或只是人情之常?

在台灣,這些現象隨時隨處可見,雖然這樣的風氣有時很令人困擾甚至厭惡,但無論關說者的動機如何,都不至於是殺頭的罪。

有位教授曾講過一個拒絕關說的故事,有個曾有一面之緣的人除了透過熟人請託,還送了一個沉甸甸的信封到他辦公室,裡面是厚厚一疊千元大鈔和一封信,大意是兒子要插班教授任職的系所,請教授在口試時幫忙。這位教授把鈔票原封不動退回,並附贈麥克阿瑟的「為子祈禱文」。這位教授說,這個父親的做法當然不對,但無論如何是出於愛子心切,只要教授們都不接受賄賂或關說,這個孩子想進大學之門還是得走正路來,這樣有沒有關說其實並不重要。

的確,如果無論怎麼看、誰來看都是關說,那麼最應該拿捏分寸的人是被關說的那一方,而不是找人去關說的人,或者去關說的人。

 

 

 

 




編輯推薦
財經時勢
壽險網路投保進帳逾6億元 催生百萬刷手
網路消費買什麼,可以一次就刷100萬元?據金管會統計,今(2018)年前5月壽險業網路投保保費收入6...
財經時勢
保險業投資不動產信託 金管會設限
保險業投資不動產,除了買樓也買證券化的資產,為避免建商透過不動產證券化變相取得預售屋貸款資金,...
人壽保險
出境前沒保 國際救援代價高
藝人Selina在上海拍攝爆破戲時發生意外,造成身體五十%以上燒燙傷,所幸投保的保險有附加海外...
現代保險雜誌30週年慶! 新聞網會員特惠中!
facebook-官方帳號line-官方帳號youtube-官方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