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人壽保險
只要酒後駕車傷害險就可拒賠?
文/林麗銖(淡江大學保險系所專任副教授,消基會保險委員會委員) | 2002.06.01 (月刊)

廖成民國七十五年以自己為被保險人投保終身壽險,並附加一百萬的人身意外險。八十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廖成在騎車回家途中遭不詳車輛撞擊,經送醫急救,因心肺功能衰竭、頭部外傷併臚腦挫傷,延至八十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死亡。

事後廖成家屬向保險公司請求給付,對於一百萬人身意外險的部份,保險公司卻以廖成的死係因酗酒所致,根據契約除外責任條款,保險公司得拒絕理賠。

家屬對保險公司以廖成喝酒為由拒賠相當不服,但經多方爭取仍為承保公司所拒,於是便向台中地方法院遞狀控告保險公司。

達心神喪失狀態才算酗酒

保戶家屬表示,根據保單基本條款第九條「除外責任」規定:五、被保險人心神喪失或故意所致的麻醉、酗酒。從條文將「心神喪失」、「故意所致的麻醉」、「酗酒」並列來看,此三者彼此是相互補充其意,組成一完整規定,因此「酗酒」的行為應達到「心神喪失」的狀態,才符合拒絕理賠的要件,本件吐氣酒精濃度每公升○.三八%,顯然未達心神喪失的程度。

保險契約的解釋,如有疑問,應作有利於被保險人的解釋為原則。何況,被告公司事後修改保單,將原規定有關飲酒致心神喪失的拒賠條款,修正為:「被保險人飲酒後駕駛汽機車,其吐氣或血液所含酒精濃度超過道路交通法令規定標準」,更加顯示酗酒行為應達心神喪失狀態,才符合拒絕理賠的要件。

死因與喝酒無關 拒賠無理

保戶家屬向法官陳述,廖成是水電工程師,平日有小酌習慣,酒量好,在車禍前確曾回父母家中與胞弟廖斌小酌,酒後離去時精神狀況良好,家人才放心讓他單獨騎車回家,當時確未達到除外責任所稱「心神喪失」的階段。何況他是遭同向不詳姓名者駕駛的車輛,突由後方無預警情況下右轉,而擦撞致死,是否飲酒與其死亡的結果,並無任何因果關係,保險公司實在沒有理由拒絕理賠。

濃度超過○.二五毫克便是酗酒

保險公司則反駁表示,保險是最大誠信的契約,不容當事人一方故意陷自己於危險中而使保險事故發生。而從本件事故發生時的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一一四條第二款,限制駕駛人飲酒後吐氣所含酒精成分超過每公升○.二五毫克以上者,不得駕車的規定,以及財政部八十五年九月修正「傷害保險單示範條款」第七條第四款規定「被保險人飲酒後駕騎車,其吐氣或血液所含酒精成分超過道路交通法令規定標準者,保險公司不負給付保險金責任。」綜合判斷,本件保險條約所載「酗酒」定義,應係指飲酒致影響行車安全,或吐氣所含酒精成分超過每公升○.二五毫克以上而言。

今被保險人經中山醫院抽血檢驗其血液中酒精含量高達八○.五mg/dl,即○.○八○五%,換算成吐氣檢驗所得的酒精成分則為每公升○.三八%(即○.○八%除以○.二一),高於○.二五%,其肌肉協調性差,感覺機能異常,情緒、人格、行為改變,注意力遜於常人,駕駛危險性增加二至六倍,應已符合酗酒的定義。

拒賠係避免變相鼓勵酒後駕車

至於保單條款將除外責任從「被保險人心神喪失或故意所致的麻醉、酗酒」修改為「飲酒後駕騎車,其吐氣或血液所含酒精濃度超過道路交通法令規定標準者」,主要是財政部為避免「酗酒」定義模糊所產生的爭議,所以訂一明確且可遵循的標準。前面兩項條款訂定的目的,都在排除因酗酒駕車肇事致死,仍得請求保險金的情形,避免變相鼓勵酒醉駕車的行為,應無不妥。

被告公司進一步表示,縱然認為修訂後的除外責任條款,不能直接作為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的依據,但因修訂後的條款,也是壽險同業藉以判斷到達酗酒的標準,故在酗酒有所疑義時,均予援用而為解釋。本件被保險人於事故時,已達酗酒的標準,應屬無疑。

又縱使修訂的除外條款不能適用,而應適用原訂的基本條款,原條款中的酗酒,係指被酒力壓倒,以致神智不清,或不能辨別是非而言。依醫學文獻當血液酒精濃度達○.○五%時,肌肉協調性差,感覺機能異常,情緒、人格、行為改變,注意力遜於常人,駕駛危險性增加二至六倍,應已符合「酗酒」的定義。且於此精神狀態下騎機車,如發生突發狀況,必喪失基本應變能力,怎可謂車禍發生非被保險人酗酒所致。

相關資料證明死因與酗酒無關

法官在聽完雙方陳述後認為,整個案情的重點在於被保險人的死因與飲酒間的因果關係為何?為瞭解整個狀況,法官調閱所有的相關資料,首先是肇事經辦員警的職務報告。報告中陳述被保險人於案發當日駕駛機車,在案發地遭一部同方向不詳車號自小客車,由快車道急速右轉西屯路,自後側追撞,該小客車於肇事後逃逸。

另外,依台中警察局第四分局的現場照片看出,被保險人所騎乘機車的左側,有明顯倒地的擦撞痕,並依現場調查報告表所繪的現場圖,肇事車輛與被保險人所駕機車,均為由北往南同向行駛,被保險人機車在右,小客車在左,被保險人機車於遭撞擊後,車身倒地有往右滑行,導致現場留有刮地痕,而該刮地痕的始點在漢口路上,離漢口路、西屯路交叉路口,尚有一、二公尺的距離,即被保險人係在未進入交叉路口前,已遭追撞倒地,始滑入路交叉口,顯見被保險人所騎的機車,未遭撞擊前,係在車道上正常行駛,而追撞被保險人機車的小客車,行駛在被保險人機車的左後側,僅因未至交叉路口,即提早右轉切入路口,致側撞被保險人的機車肇事無誤。又根據現有的肇事資料判斷,被保險人所騎機車於案發時,係遭行駛於左後側的小客車,於右轉時不慎側撞而肇事,本件肇責應歸究於該肇事的小客車。

既與酗酒無關便應理賠

法官根據上述的資料研判,本件被保險人於案發時,雖為酒後駕車,且酒精濃度超過道路交通安全規則所定的限制標準,應屬酗酒,而有違規定,但本件肇事既因外來力量意外所致,縱使被保險人沒有飲酒,也非其所必然能加以排除,所以本件肇事的發生被保險人是否飲酒,並無任何關聯性,即被保險人的飲酒行為,非屬本件肇事的原因,該飲酒行為,與其死亡並無因果關係存在。

因此,法官認為保險公司僅以被保險人飲酒致其酒精濃度超過道路交通規則規定的限制標準,即抗辯:本件肇事致被保險人死亡,係由被保險人飲酒所致,尚無可採。

保戶家屬終獲勝訴

最後,法官便以被保險人的酗酒行為,非本件肇事發生的原因,與被保險人死亡無因果關係,且保險公司又未能舉證證明,被保險人的酗酒行為,與其死亡的結果,確有因果關係存在,因而判決保險公司應依約給付保戶家屬一百萬的死亡保險金,及自民國八十九年九月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的利息。

(參閱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保險字第一號)

 

 

 

 




編輯推薦
財經時勢
壽險尖兵 突破35萬大軍!
壽險業務大軍,正式站上35萬關卡!根據壽險公會統計,今(2016)年6月,人身保險業務員登錄人數為3...
財產保險
肇事逃逸,特補基金賠付後追償
葉姓律師去(2013)年8月駕車行經高雄三多二路時,因超車未注意保持半公尺以上間距,以致車身擦...
市場動態
一週成交25件CASE的壽險業務員
我一開始對於銷售投資型商品,感到很害怕,因為過去賣傳統型保單已經賣習慣了,想到投資型保單就手足...
現代保險雜誌30週年慶! 新聞網會員特惠中!
facebook-官方帳號line-官方帳號youtube-官方帳號